溪石林鹿

我庄严宣誓,我不做好事。

哈内曾有一个下垂眼太太,有一篇糖果屋就够了,我已经挺满足啦。

刘怡婷顿悟,整个大楼故事里,她们的第一印象大错特错:衰老、脆弱的原来是伊纹姐姐,而始终坚强、勇敢的其实是老师。从辞典、书本上认识一个词,竟往往会认识成反面。她恍然觉得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她们。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能画出可爱又好玩的小条漫的小画家们在生活中应该也是很有趣的人吧。

🌚我就想知道亢老师在说我推给她的电影一个都没看的时候良心不会痛么。

与你平行的人:

和 @溪石林鹿 一起做的问卷

感谢 @强制食用 阿卡的问卷,超棒!

和我cp一起快落了一把,嘿嘿

柯拉在玩具店里会由一个装满了填充动物的柜子里挑出一只绒毛的小猴子……可是放在她的购物车里显得好孤单。于是她又选了一只毛茸茸的长颈鹿来做伴。然后是一只象,一只河马,一只猫头鹰。有时候弄得她购物车里的动物比陈列柜里的还多。而剩下来的动物都是少掉一只眼睛,缺了一只耳朵,有缝线裂开,填充物露了出来的,都是没有人会要的动物。


——「出亡」

当你在阅读的时候,感受到痛苦,那都是真实的。但我现在更要说,当你在阅读的时候,感受到了美,那也都是真实的。我更要说,当你感受到那些所谓真实的痛苦,它全部都是由文字和修辞建构而来的。

——林奕含

深入研读经典不会使人变好或变坏,也不会使公民变得更有用或更有害。心灵的自我对话本质上不是一种社会现实。西方经典的全部意义在于使人善用自己的孤独。这一孤独的最终形式是一个人和自己死亡的相遇。


——「西方正典」

爱人的吻,印在唇上,攥在手里,挂在颈边,刻在心尖。

“世人总是自说自话,对他人的声音漠不关心,当一个人只能听见自己的回声后,就会渐渐地说得少了。”

——「图灵密码」

想看哈内甜甜地谈恋爱,唉。

还是好喜欢这一点啊!

PolarBeer:

这几张我要单独刷一发。图借自新浪微博@内马尔各种吹

[source: bnksk] 

希望两个小家伙一直这么友(有)爱! 

我想看花开,却只赶上在落花时节匆匆路过。

他,紧握着自己的渺小,但不低头,也不退缩,甚至不慌张,不犹豫。
只要能张开眼睛,他就挣扎着凝视太阳。

我看今年就把我跟哈内和豆腐丝🔒了吧。

明年什么情况明年再说。

若是你决定游向自由,那我便游向你。

要让我放弃做自己,哪怕一秒钟都不行。

我是真的嫉妒了,人家青梅竹马怎么能这么甜。这份甜要是我CP的该有多好,我哭了。

1 / 4

© 溪石林鹿 | Powered by LOFTER